好电影不容错过
史上最全奖励学生的办...
灰姑娘,白雪公主为什...
家长:孩子啊,几年的...
孩子,要这样爱
让孩子走在属于自己的路上
我也爱我的孩子,可是...
灰姑娘,白雪公主为什么是标准的受害者
当前位置:心灵工作室
上传时间:2015-6-3 作者:丁琳 点击数:486

绝大部分的女孩子在年少时都曾幻想如灰姑娘一般,有一天王子从天而降,将她带离眼下不如人意的悲惨生活。灰姑娘的故事由此深入人心,这是无数少女心底潜藏的情结,也是具有代表性的励志故事。

但是本文的作者却告诉我们,不妨换个角度来看待这个故事里所发生的一切——灰姑娘是一个绝望、无助、害怕犯错、害怕承担责任的受害者,她只懂在母亲的坟头哭泣,寄望于拯救者突然出现来改变她的悲惨命运。而这一切是并非真实发生的故事,可能是灰姑娘承受不了母亲离世、父亲缺席的伤痛而编造出的童话,用于防御这个世界给她带来的伤害。

作为在成长过程中被忽视的姑娘,在亲密关系中常常需要源源不绝的关心和爱来填补内心的坑洞,她们渴望一种全然的、心无旁骛的关注。那么所以,你的灰姑娘情结为何而生?

灰姑娘、白雪公主,标准的受害者

作者:巫小仙

有一天王子从天而降,将她带离眼下这不如人意的生活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童话与神话有接近之处,它们之所以能流传于世、经久不衰,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神话与童话故事中都揭露了人类的诸多共性,建构了各种心理原型,以及原型之间的关系,称呼它们为“集体潜意识的结晶”并不为过。

《格林童话》曾是无数孩子的枕边书,白雪公主、青蛙王子、睡美人、灰姑娘等等都是孩子们耳熟能详的故事。数个世纪以来,大家都已默认童话就该是这样——人物简单、故事纯净,最后善恶各有报。事实上,我们所看见的《格林童话》已是删修版,最初的版本充斥着各种禁忌、血腥的情节。

譬如,《白雪公主》原本是一出同亲生母亲争夺父亲的乱伦故事,失宠的王后发现女儿在丈夫床上夜夜承欢,最终下定决心除掉她。这个故事指向的就是原生家庭中最基本的竞争关系——儿子同父亲争夺母亲、女儿同母亲争夺父亲,正是弗洛伊德所谓的“俄狄浦斯情结”,亦即众所周知的“恋母/恋父”情结。因出版商对原版的故事大感头痛,格林兄弟将故事大幅修改,来迎合市场需要,最终成就一套“完美温馨”的童话故事。故事删修之后,这些动力关系不再那么直接,但线索依然存在。

而在删修后的整套《格林童话》中,可以说灰姑娘的故事最为深入人心——它已经演化为一种文化符号,是具有代表性的励志意象与无数少女心底潜藏的情结。绝大部分的女孩子在年少时都曾幻想,有一天王子从天而降,将她带离眼下这不如人意的生活。

我们不妨换个角度来看待这个故事里所发生的一切——它并非真实发生的故事,而是灰姑娘的一场幻想,用于防御这个世界给她带来的伤害。在这个投射的世界里,丑恶是纯粹的丑恶,美善是纯粹的美善。

辛德瑞拉这位女主角如同白雪公主、睡美人一样,是标准的受害者

无论是在童话、小说,还是现实生活中,都有一个无所不在的基本三角关系模型:受害者、施害者、拯救者。在《灰姑娘》的故事中,辛德瑞拉这位女主角如同白雪公主、睡美人一样,是标准的受害者;而扮演施害者角色的是她恶毒的继母和两位姐姐;母亲坟头长出的榛树、飞来的鸟雀与王子则同为拯救者。

灰姑娘具备受害者的一应特征:绝望、无助,因为害怕犯错而害怕承担责任。她在母亲的坟头久久哭泣,寄望于有拯救者来改变她的生活,将她从悲惨的困境中解放。“如果有人来帮我,如果有人替我解决问题,那就好了”,受害者的典型思维就是如此。

于是,这个故事里出现了孩子最经常幻想的拯救者:具备超自然能力的神秘人;也出现了女性最经常幻想的拯救者:英俊、生活在不同的世界、拥有足够权力的男人。他们都是灰姑娘逃离“苦难世界”的契机。

故事逐渐继续,受害者通过与拯救者建立关系,来获取他们的资源与力量。榛树与鸟雀被灰姑娘的苦痛所触动,对她伸出了援手;而王子被灰姑娘的美貌与性魅力所征服,爱上了她。最终的结局是施害者受到了严厉的惩罚,受害者获得了拯救,“从此,王子和灰姑娘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而在现实生活中,受害者回避责任,指望他人解决问题,等于交出自己的力量,只会加强自己的依赖性,令自己陷入更加痛苦的境地,最终的结局往往是幻灭;而拯救者一旦习惯了这个角色,也极易落入控制受害者的陷阱,摇身一变成为施害者。

在成长过程中被忽视的姑娘,在亲密关系中常常需要源源不绝的关心和爱来填补内心的坑洞,她们渴望一种全然的、心无旁骛的关注

《灰姑娘》这则故事的起点是辛德瑞拉母亲的死亡。从精神分析中“客体关系”(编者注:在此可简单理解为“我与他人的关系”)的视角来看,母亲的去世是决定性的创伤事件,她失去了最重要的照顾者和保护者;而另一位照顾与保护者——她的父亲——在整个故事里,对女儿所遭遇的苛责与刁难竟无所作为——这意味着母爱和父爱的同时缺席。而整个故事情节,都可以理解为对这双重创伤的防御与补偿。

当儿童尚年幼时,他完全没有保护自己的实际能力。他的自我保护是通过本能的防御机制来实现的。在《灰姑娘》的故事里,出现了多种防御机制,而其中最突出的就是“幻觉”与“分裂”这两种。

幼年丧母将会导致安全感的严重匮乏。幼童的全部世界几乎都是由母亲构成的,母亲的离世意味着被整个世界抛弃。幼童的认知能力远远解释不了客观事实,他会本能地认为,“母亲的离去是由我造成的”,“是我不好才导致了母亲的抛弃”,因此,陷入复杂的内疚、负罪与自卑之中。

榛树、鸟雀和王子,这一切都可能是灰姑娘承受不了母亲离世、父亲缺席的伤痛而编造出的童话——“看到或听到你想要看到或听到的(愿望、评论、想象、批评等),不经现实检验”,这正是被命名为“幻觉”的防御机制。这一防御机制使她免于面对自己的恐惧与无助,以此应对精神的受创。

在夏尔·佩罗的版本中,帮助灰姑娘的是一位仙女,这样的角色具有更加明显的补偿意味——对她失去的母亲的补偿;而王子的注意力全然被她俘获,一再追随她而去决计不肯放手,这种来自于男性的重视则是对被父亲忽视的补偿。

在成长过程中被忽视的姑娘,在亲密关系中常常需要源源不绝的关心和爱来填补内心的坑洞,她们渴望一种全然的、心无旁骛的关注。在争夺父亲时,灰姑娘输给了继母和两位姐姐。但在争夺王子时,她大获全胜,胜过的不止是她的两位姐姐,而是全国的美丽姑娘。

对于孩子而言,及时回应他需求的就是好母亲,而没有及时回应他需求的则是坏母亲

在童话世界里,好与坏、善与恶、黑与白泾渭分明,受害者是纯然无辜的,施害者是绝对邪恶的,而拯救者则是高尚慈悲的。这是属于小孩子的世界。

三岁之前,儿童尚未完成分离个体化的过程,无法清楚地区别自己与客体。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由潜意识决定,带着原始的攻击、分裂与投射。而作为主要照顾者的母亲往往承付了婴儿几乎全部的情绪投射。

对于孩子而言,及时回应他需求的就是好母亲,而没有及时回应他需求的则是坏母亲。当他感觉被拒绝、被抛弃时,就会产生强烈的愤怒,在幻想中将坏母亲杀掉;矛盾的是,孩子的基本需求若想得到满足,又必须依赖母亲的照顾。孩子的认知水平还无法在同一个人身上实现“好与坏、善与恶”的统和,那么,他要如何处理自己的愤怒和焦虑?

潜意识会调用“分裂”这一防御机制——刚才的母亲与现在的母亲不是一个人。童话故事正好可以将这种分裂机制演绎得淋漓尽致。

在《灰姑娘》的开篇,分裂就已经明确发生。原本的主要投射对象(母亲)已经死去,她的投射开始转向其他人。她对女性的认知二元对立了,分裂为两个极端,死去的母亲是“好母亲”,是善良、美好的代表,承载了她的期待与怀念;而继母是“坏母亲”,是邪恶、丑陋的代表,承载了她的愤怒与攻击性。

她的亲生母亲在去世前承诺说“妈妈在九泉之下也会守护你”,而之后的拯救者榛树也是从母亲的坟头长出来的,灰姑娘更是常常与在树上筑巢的鸟儿交谈。它们在这里被赋予了原本属于人类的特质,成为“美与善”的一脉延续。

在故事的最后,两个姐姐在自己母亲的指令下,一者削去了脚趾、一者削掉了脚跟,最后的婚礼上还各自被鸽子啄瞎了一只眼睛。这其实是一个相当残酷血腥的报复,是灰姑娘的愤怒与攻击想要的结果,是她对“杀掉坏母亲”的幻想。

最微妙的地方在于,施害者得到了惩罚,但惩罚并不是由她直接施予,继母、鸽子代替她完成了这个过程,她依然是无辜的。在孩童分裂的投射世界里,丑恶是纯粹的丑恶,美善是纯粹的美善。


成都市白果林小学信息中心联同成都市永风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
地址:成都市白果林小区中新路12号 备案号:蜀ICP备09042532号
联系电话:028-87735143